机会难得

你的位置:中国书法家网 >> 资讯 >> 点击名家 >> 甘肃 >> 详细内容

姬小平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渭源县文联主席

发布: 2011-3-31 23:27 |  编辑: 天下一人 |   我要加盟

鼠标一点,分享到:

o'B_{@s'P0

母校·生命及其他
E%Y*A;E!zO'R9`y#R+CD0
宣教科  姬小平中国书法家网D*f VV1o5Fm

Co{3V9j n(b_0“现在的文凭,只有前些年的中专和师范是真的。”这是一位当记者的农校同学调侃当下的“文凭热”时的经典话语,一如他的另一名言“你能者还能过领导呢”令人捧腹的同时,又发人深思。每当这个时候,人就不由地想起自己的母校——临洮农校,心中便油然泛起一种亲情般的思念,“母校现在还好吗”的牵念,便萦绕于怀,久久不去。

$}Ru8xb1?.xx0 中国书法家网MhU,{!t Ab.w Z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自从一九九一年毕业到现在,只去过三回母校,前两次都是偷偷地去,在校园里一个人转一圈,又悄悄地来,总不敢去面见诸位师长,尽管心中无衣锦还乡之欲,故亦无无颜见江东父老之愧,但是,每当想起母校当年的殷殷之情,面对自己落魄的江湖人生,终是心中有股难以名状的羞愧。十年江湖,可磨一剑,可自己十五载风雨人生之征程,身却仍在穷途,遥想母校当年,年方弱冠,风华正茂,抚今忆昔,不由人感慨系之,返校的路,艰难而漫长。

|G,H&H'm!AR0

)?4vr4n-]d*XK%Nx0农校四年,同学戏称为“中专本科”,主学园艺专业,果蔬栽培、病虫防治、园艺花卉不一而足,在专业之余,总喜欢徘徊在缪斯的后园,希望能窥得其神秘面纱之一角,并为斯衣带渐宽,人亦憔悴。令人柔肠百结的是,正是在她的后花园里,我遇到了爱情,在那些憧憬懵懂、柔情悱恻的日子里,我灵魂出窍,身不能己。在母校的很多个深夜里,雏鹰文学社如豆的灯下,我相思难眠,一如青灯黄卷的苦行僧侣,跋涉在自己年少而苦难的人生旅途上,在经历了炼狱般的磨难后,我心如枯荷,风雪中碎归于土。有人说:爱情的力量使人直立行走。编织爱情的日子里,热情和爱情一同滋长、疯狂。在那一年的“六四风波”中,文学社的一些学长们被爱国的热情和苦难的爱情怂恿着,走向街头,在边城的时空里,振臂表示着稚嫩的赤诚,我亦为此而热血沸腾。但是,随后而至的日子里,大气候的变迁使得曾满腔热血的学生们懂得了什么是政治和政治的严酷。在政治面前,文学是脆弱的,我至今能看到当时那几位学长们孤寂、迷茫和无助的眼神以及那无意披乱的散发。其时我心亦然,天真和稚嫩的眼晴看不到大千世界的深处,在雨果的《悲惨世界》读后的圣诞节里,我向自己的班主任老师诉说着自己一如在悲惨世界里的生活,而时任的学生科长竟以此为柄,要处分我,说我自语的“悲惨世界”是对现实的不满,体现出人生观和世界观的扭曲。我现在都想不起那桩事情是怎么过去的,只记得当时的团委书记和班主任老师自始至终如大哥哥般的关怀和照顾。缪斯未曾谋面,世界并不悲惨,人心却是如斯难测。中国书法家网Krr`3T6Md

中国书法家网|nf(Y9R @V

当爱情离我远去时,我亦从缪斯的后园里逃逸,在笔墨砚田里觅得了一块自留地。同学们都戏称我们麓山书画社的几个中午不睡午觉一心练字的书法爱好者为“练气功的人们”,在“练气功的人们”当中,因我从文学社里刚过来,时间最短,“功力”也最低。但是,好像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我在书法艺术的园圃里进步神速,无论是毛笔字还是钢笔字,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我的钢笔字,在四年级时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从原先的“潇洒”缭草行书变成了规正秀气的魏碑楷书。为此,我曾多次为当时的植保老师誊写论文,给当时兼学校会计的政治老师抄制各类表册,在这种特殊的“待遇”中,我被指点着逐步树立了练好字、写好文章,将来毕业后先做一名县长秘书,然后再争取当一名乡长的人生目标。令我终生铭记的是在我毕业后,当时兼搞课题研究的植保老师,亲自带着我到我的家乡县为我的工作托熟人、找路子推荐我,尽管后来没有事遂人愿,但每当想到当年的情景,心中便有暖流涌过。更令人羞愧难当的是,自从毕业工作后去看望过一次植保老师后,迄今再也没有去探望过他老人家,从同学那里知道,老先生已退休在家,身体康健,精神矍烁,心中便暗自宽慰:尊敬的老师啊,不是学生不来看您,而是有太多太多的情结拆解不开来,有太多太多的思绪理不清头绪,有太多太多的话不知从何说起……

*q1fmYuL\:efQ0 中国书法家网"eb UVhTb

正是文学和书法,这两样母校在专业课余给我的特长,使得我至今受益无穷,准确地说,文学和书法是母校教给我现在工作和生活的两只手。在毕业后的六年里,我从乡镇基层到县委机关,从一名办事员逐渐地提高进步,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县委领导的秘书,也正是基于文学、书法的底子,我的秘书工作做得如鱼得水、游刃有余,我向着乡长的目标一直努力着。人生的道路没有一帆风顺的,在游刃有余地做着秘书工作的日子里,生活却突然变了脸。在遭受了爱情、婚姻和工作环境的变迁后,我参加了全国成人高考,考区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当接到北大这个当年我想都不敢想的神圣殿堂抛向我的橄榄枝时,我象一位初沐爱情的懵懂少年,逢人诉说着自己的憧憬、憔虑、喜悦和向往,当我真实地踏在了燕园的土地上时,我心中诚惶诚恐,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惶恐不是没有缘由的,面对烟波浩淼的北大学海,我显得太过苍白和渺小了,当我在未名湖畔和博雅塔旁迷失的时候,我发现我来错了地方,面对北大我实在是太寒怆,不配做偎依的枕头,我在彷惶和迷失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头扎进了北大的学海里。只可惜,时间对我来说太短了,短得令人只有叹息的份儿,加上英语的短腿,使得我在燕园只做了两年的匆匆过客,我为北大而荣耀,我更为北大而深深忧伤:北大太大,我太小,北大太深,我太浅。北大的两年,加上后来漂在清华和首师大书法所的几年里,我一直都被“狗日的英语”绊住了腿,我空怀着一颗飞翔的心,却没有长出一对飞翔的翅膀。在这些日子里,我就又常想起自己的母校,想起在母校里学英语的情景,一、二年级时遇到的那位戴眼镜的可人如玉般的英语老师,曾给我一本英语课外读本,以表示对我英语成绩和兴趣的赞赏和培养,令我终生抱憾的是,我还是和绝大多数同学一样,在二年级的最后放弃了英语,我至今能清楚地听见英语老师的那次问话:姬小平,你的英语成绩为什么从98分一下子变成58分了,我红脸的答话单纯而直接:我觉得所学的专业英语没有用处,没有兴趣便放弃了。单纯和直接有时候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在几乎所有代过课的老师眼里,我一直是一个好学生,但是,对英语老师的这次伤害,是我这“好学生”的人生旅途中最大的败笔,当时的回答使美丽的英语老师无言以对,我至今能想起她当时刹那间凝固的笑容。后来不久,她基于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调到省城一所大学任教去了,走时,我连她的面都没有勇气再见一次。再后来,三、四年级再没设英语,再后来,工作中也没有学英语,一丢就是整整十年。北大的两年,我曾竭力重学过英语,但是后来由于时间、学习任务等种种原因还是放弃了。这一次再一次对英语的放弃,导致了我后来对书法学硕士学位的无奈放弃,导致了对象牙塔里边生活的放弃。所以,每当我想起英语,我就想起了梁晓声的《狗日的粮食》,我对英语是没有好声气的。英语,是母校几乎所有学生的短腿,只有极个别坚持自学的同学毕业后借此长上了飞翔的翅膀,有一位85级的农校校友,以博士的身份成了我这个北大成人大专生的校友,只“一腿之差”,便天壤之别。还有一位令人敬佩的便是前面提到的那位记者同学,他坚持自学英语十余年,现在在报社的工作岗位上,保持着对外国友人直接交流采访的“特权”,看着他翻烂的两本《牛津大字典》和满柜的《英语世界》及满电脑的口语软件,心中一种敬慕、一种羡慕、一份感慨、一份悲凉……

tQ%pYN | ^~0

o5l4f}V3~:k]0漂在北京的几年时间里,我努力学习着、快乐着,生命在这种痛并快乐中改变着,做秘书当乡长的人生目标悄然之间发生了转变,转变得连自己都不曾察觉;不知什么时候起,我的心中没有了当乡长的念头,只想着能有朝一日成为一位学者,这种对小官吏的放弃和对大学者的追随,也许是缘自北大图书馆里记下的一句话:“官宦匆匆只十年,学问焕焕千古事”。作学问、著文章、安身立命、学著等身,这是几乎所有北大人的人生追求,尽管我只是一个带引号的北大人,但是,对“民主、科学、进步、自由”北大精神的追崇却是高山仰止,景行行至,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基于这一初衷,书法成了我的又一次选择,为了能上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课程班,进一步深造自己的书法艺术涵养,我几乎赔上了工作,而为了这一追求,我赔上了我当年当乡长的人生目标的实现,赔上了自己的仕途。

qo*~^1Z^wsB0 中国书法家网XW+Om!M9O

“有意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生活常常会和人开些玩笑,让人手足无措,哭笑不得。文学、书法,是母校教给我工作和生活的一双手,而英语则是母校给我的一条短腿,借着这双手和这条短腿,我在社会中努力生活着,痛并快乐着。在北京漂泊了几年后,迫于生活,无奈原回到了老地方,老单位,重复着原来的老工作,生活却又在无意间悄然发生了变化,我从秘书开始被提拔成副主任,成了副科级的所谓领导干部,接着成了主任、副局长,成了正科级干部,生命朝着原来的乡长目标迈进,这却是我所不希望的事了,真是有点让人受不了。从北京回来后,我变得不知天高地厚了,立志要做学问,期望以此养身,在选择的书法领地中勤奋耕耘,并义务带了十几个书法学生,在我人生目标的终级追求中,力所能及地做点学问,做点文治教化的事,便是我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终极目标,当乡长于我几尽成了洪水猛兽,在几次要去当乡长的边缘和几次要到文化上去的申请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到了文化上,但是人在江湖的身不由己,使得自己仍免却不了行政业务的困扰,也正是由于这种疲于应付的心态,以及不谙变化了的行政行情,我终于在逃离乡长的仕途征程中尝到了“苦果”,随着地方特色文化旅游事业的合并,我成了最短命的文化部门的领导者之一,自己作为文化部门领导者的身份随着文化单位的历史存在,一起消亡了,而在这一消亡过程中,缘于对书法的执着和挚爱,我又一次放弃了通向乡长的道路选择,并为此招惹了一些令人关注的焦点,在领导声色俱厉的批评声里,我又孤注一掷地以一个正科级副局长的身份报考了市上单位的公务员工作岗位,在近一百二十人的竞争中,我以第九名的身份入选“十六人名单”,而此举又被“公众”说成是我对组织当局者的“无声的抗议”。一次正常的“仰高”举动却要背负如斯的压力,我有些力不从心,生活真像一团麻,总是有解不开的小疙瘩。有趣的是,在这次考试中,农校的校友们多而且强,大多胜出,其中第一名也是一位擅于文学特长的副科级干部,也是农校时文学社的一位负责同学,在工作生活中也有着诸多的苦衷。我们在试后的相逢中,一壶浊酒,高谈阔论,临农母校,古今往事,夜不能寐。

(D8z$aY E;y"O7q0 中国书法家网:p(_%SpLJ

和这次考试中农校的校友们大多胜出的事实形成显明对照的是,近几年来,临农母校的毕业生们就业的形势十分地不乐观,和前些年一进入农校的学生就成了“公家的人”相比,现在的农校学生找份工作十分地不容易。师长们慨叹着生源不足、就业门路不广的困难实际,看着母校每况愈下的生存状态,作为儿女的农校学子的一员,人心中不禁地便生发出一种关切和忧虑。“那么大的学校,那么多的教职人员,学生只有千余人,收入不足百万,生存的状况确实是举步艰难”。还是那位当记者的同学,这次的话语却没有丝毫的调侃,流露出的是一种深切的忧虑之情。和同地区的几所中师、中专学校相比,当年的临洮农校是执大擘者,全区各县中考中的优秀考生才能被招入农校,学生的素质较高,加之就业形势好,农校的学生在行政各行业工作的非常多,面且工作能力都比较强,很受用人单位的欢迎,这次考试的事例就是这种状况的最好体现。可是,随着国家教育改革和就业形势的发展变化,农校的就业门路受限、生源不足,导致的是只能招收到一些文化素质较差的学生,正如一位校领导所说:领导和老师们都知道学生素质较差,但是,针对这一状况拿不出较好的措施,改变不了目前的就业、生源问题。这是母校面临的一个严峻的现实,原来的办学理念和教学模式等都已经不适应当前经济社会发展变化的形势需要,被动落后的局面是在所难免的。和全市兄弟院校比,原来的师范可以挂靠在定西师专名下,保证生源和就业,卫校由于专业性质决定了其在生源和就业方面稍好于农校,五、六倍于农校的学生状况就可以说明问题。农校何处去,母校向哪里发展,才能摆脱目前的困境,成了所有农校的学子们聚会时的一个热论话题,也是牵挂在做为学子心头的一份艰涩的情意。中国书法家网6vPum0{3o

.Ox9qK bw|)b0农校必须转型,包括就业方向、专业设置、生源定位、师资配置等等。这是我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心中的一种望想,根据有关经济学者和专家的分析,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最近十年中,最缺的是技工人才,如果母校能从这一点着眼,立即着手对所需技工专业及人才的设置和培养,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走出困境。独自一个人想着想着,便就有些激动,就有一种想一吐为快的冲动,就像年前第三次回返母校、参加第一次出版发行校办刊物座谈会时一样,有种欲罢不能的冲动。原本想着,整理一些原先发表的文章寄给母校,可又觉得实在没意义,那些发表了的文章尽管说也是关涉一些社会话题的论说,但是与母校相关无几,如此轻率,是对母校的不敬和不负责任。就象第一次座谈会时我建议应向所有的校友以母校为主题征文那样,我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向母校交这份答卷:这答卷里应该向母校献一些礼,哪怕是一句不太成熟的建言也好。如斯想着,便惶惶恐恐地动笔了,且一发不可收拾,个人的、校友的、母校的、社会的,什么都想说,却什么也说不透,愈发地有一种诚惶诚恐的情绪。中国书法家网5i d;lNH/^4w(B

V%EHad.G'XXl @N0“母校现在还好吗”的牵念不是多余的,母校现在不是很好。“母校该如何才能更好”则成了人心中不去的又一牵念。

a/\~pZ`*\0

1K o N3A$s@"WB0母校,您曾经告诉了我该做点什么,也教会了我如何去做点什么。现在,您告诉我要我说点什么,我说了些,说得不好,说得不透。接下来,您该告诉我该为您做点什么。中国书法家网 k'_OUa@'lb

+JQhq~yJ/iB0母校,我能为您做点什么?!……中国书法家网'p+G:hYy7B

P1gn5y%lk:x0


中国书法家网+eP{-KAY?:i[*|

中国书法家网}q(h,Ma

1998年在北大学习期间的留影

i:{ _7M+jy'Z @F0

H%d9OsW)kj;_0

W+d.X5KR'^0

上一篇 下一篇
  • 关于我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盟方式 | 常见问题解答
  • 电子邮箱:zgsfj888@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加盟热线:13980882075
  • 中国书法家网是中国书法家协会重大书法活动、展事的网络发布媒体和合作伙伴。
  •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等十余位中书协重要领导曾为我站题词。
  • 本站利用自身网络发布的所有书法资料,包括图片、文本文件均得到书法家本人或者书法团体亲自授权,谢绝转载。
  • 冀ICP备08005847号 冀公备130200020005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