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难得

你的位置:中国书法家网 >> 资讯 >> 点击名家 >> 甘肃 >> 详细内容

姬小平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渭源县文联主席

发布: 2011-3-31 23:27 |  编辑: 天下一人 |   我要加盟

鼠标一点,分享到:
中国书法家网SZI!h HpY!{

书法生命及其他中国书法家网QDDd\h0@

姬小平中国书法家网 ay([ ?0RK2o

读万卷书,临万家帖,行万里路。

gA'I(o&V YO}0

当年,沿着清华的“荷塘月色”、北大的未名湖和京城的西三环,向首师大书法所行走的时候,我就念叨着这“三万”句话,四度寒暑,风雨无阻。在这种行走中,我看不到前途和出路,为了书法,我以青春作注,义无反顾,茫然而执着,几近赔上了工作,赔进了前途。我不知道,这是一种热爱、还是痴狂,反正,书法就像一贴魔咒,在我的血液、骨子和灵魂里挥之不去,让我的生命多舛而精彩、曲折而丰富。

HThs]1WPD0

书法到底是什么?

fKTnk4w,[0

从接触文字到现在,将近30个春秋的一万多个日夜里,我懵懂、茫然、给不出答案。中国书法家网Ny,f3Pdhc `zIq

小学二年级时,因羡慕同教室上课的四年级学长好看的字体和整齐的作业,我让他给我写过作业,初衷是为了能摹仿摹仿,结果是被家人发现,说成是我不好好学习、让人代写作业的证据。那时,我总认为是人家使用自来水钢笔的缘故,于是就常常渴望自己能够有一支自来水钢笔。

jo'Q:\D#mc"Az0

三年级时,学校开始写大楷,顶替民请教师老王老师的小王老师的题字,成了我最觉神气的字帖,我至今仍能回忆起他刚劲有力的题字,我梦里都在盼着自己的大楷作业能多吃几个红圈。
L ]'M:Kd7d:GU1wv0四年级,我转到新学校,我的大楷每每被班主任拿到班上表扬:“咱们班只有姬小平同学的毛笔字是一笔写成的,其他同学都是反复涂描画成的。”在这种表扬声里,我写遍了《封神演义》中几乎所有神灵的名字:周武王、姜子牙、土行孙等等。值得一提的是,其时我认为班主任老师的板书很漂亮,她的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和感染了我,在书法的启蒙年月里给了我信心和乐趣。
r'^U{+y.d0五年级时,学校规定不再写大楷,我又遇到了二年级时相似的问题,一个用蘸笔写字的复读生,成了我的写字偶像,我也改用蘸笔写字,但仍无法达到他的那种漂亮程度,倒是因此减缓了自己写字的速度,以致在一次考试中因答不完试卷,被时任我数学老师的大姐当场换掉了蘸笔。这次换笔梦求写好字的举动也是无果而终,但是比二年级时有所收获的是,我现在的数字“2”的写法就是那时学他练就的。中国书法家网o0z*U(II j)d p5J {

初中更是不设大楷的,影响我的继续是老师的板书和同学的作业。初一时,也是一位复读生,他老被老师评为B+的数学作业,令老是C、C+的我艳羡不已,我现在的数码“X”的写法就是那时学他的。初二始,我遇到了一位语文老师,板书那时认为是漂亮极了,写得是既快又好看。我常在所有的笔记和作业上,极力地摹仿着他的笔迹,日益繁重的课业和升学负担,也没有扼杀了我对写漂亮字的向往和追求。中国书法家网ym'wN[/@

十四岁那年,我考入了中专——临洮农校,成为了一个正式的“公家的人”:学费是减免的、住宿费是不收的、伙食费是补贴发放的,只交书本费,也是较少的。在这种“共产主义”式的大家园里,生活有了保障,课业负担减到了最轻,我生命里对艺术的挚爱和热情被全面的释放了出来,骨子里的艺术潜质被挖掘和激发了出来,不可收拾地肆意滋长着,文学、音乐、书法,我都不能割舍,参加了学校的雏鹰文学社、洮滨音乐社和麓山书画社,像一个走进熟食店的乞丐,我贪婪得不知道如何选择,碰上啥吃啥,只恨爹娘只生了一张嘴,不能同时对丰盛的食物饕餮而餐。中国书法家网%q9G,}HL3V wh

鱼和熊掌是不可兼得的,因为人的生命和时间是一个常数,你选择了这个,就干不了那个。经过一番痛苦的抉择之后,我毅然选择了文学,在雏鹰文学社如豆的灯光下,我开始了苦行僧侣般的文化之旅,至今子夜难以入眠的习惯就是那时养成的。在缪斯的裙下,我衣带渐宽,爱情也在此刻悄然降临,令人柔肠百结,灵魂出窍。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正如她悄悄的来,爱情也在短暂的逗留之后,悄悄的走了。在爱情渐行渐远的日子里,我泪眼婆娑、魂不守舍、肝肠寸断。青灯黄卷里,文学记录和抒发着年少的苦难,夜不能寐、涕泪俱下,人亦憔悴。文学之于我,其时已是茅屋之于秋风,风雪之于冰霜,不但没有给我那满是疮痍的心灵安放一个避风挡雨的去处,而且是日益加重着我的悲情与凄苦。时恰值“六四风波”不久,文学社的学长们因激情难耐之举,而被政治介入,使得文学脆弱的不堪一击,时任文学社长的我被反复的纷扰,在不堪的苦痛和无休止的纠缠纷扰里,我决定离开缪斯的后园,开始去麓山书画社的砚田里经营那块属于自己的书法天地。那一年我花季十六,在学长们的指导和帮助下,我走上了自学书法的艰难苦旅。其时我在农校,教我书法的学长在师范,每天中午饭后,我都往师范跑,去学长那边的书画社学上一个小时的书法,赶下午上课前又返回农校,如斯往返三月,风雨无阻,逐渐的我已能够开始进入书法临习参禅入定般的状态,如豆青灯之下,我身影依旧,只是笔已易换,心亦安静了下来。爱情的悲苦,使我在那样的年纪想到了出家:一间茅屋,万壑松声,一管软毫,满纸云烟,一介逸世书生,青灯黄卷相伴,纸墨相磨里了此残生。凡此画面,竟成了我年少苦难的心中,最高古的人生境界。

@Z x \V_R0

书法之于我,好像一开始就是为了拯救而来的,在爱情的苦海里伸向我一枝通向彼岸的杨柳,柔弱而温暖。在书法的安静里,我心若止水,人亦逐渐走出了悲苦,字也出落得有了模样,令其时的师长们关照不已,不停地替他们誊写一些资料,并被灌输了“写好文章、练好字,将来毕业后先做一个县长秘书,再争取当个乡长”的人生目标。待两年后我走上工作岗位时,书法已是我一只硬朗的翅膀,和另一只文学的翅膀一起,帮我在工作的天地里开始翱翔。书法的初级层次——好看的钢笔字,帮我在工作中牛刀小试、游刃有余。因为字好,我从乡镇调到了县纪委,继而成了一名县委领导的秘书,“先当一名县长的秘书”是中专时老师教我的一个人生目标,而这一目标的实现则是书法成就的。之后的年月里,书法继续润泽着我,在县上举办的书画展赛中的不断获奖,鼓动和激励着我,朝着更高的目标奋斗。我报考了书法函授大学,开始对书法进行系统的学习和感悟。学然后知不足,在函授老师的教导和帮助下,我深入研习书法的信心和决心被极大地调动和激发,我开始发现,我已经狂热地爱上了书法。其时,在中国书画报上我看到了“欧阳中石和他的学生们”的专题报道,向往之情,不能言表。

*kOu"Y!HG'C^v0

命运常在不经意间,就会给人来一下子,让人猝不及防。就在我朝着老师教我的“乡长人生目标”奋斗时,工作和生活却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不知多少个夜晚,在如水般流淌的民乐声里,我仰头望月,目光遥投天外,思绪万千,夜不能寐:人生的出路到底在哪里?何处才是我得以安放心灵的地方?人生价值的终极追求到底是什么?

dgu!Eh4EF0

不停的思索中,我年少的散发开始斑白,一连串的冲动撞击着我,彷徨的心不甘失败。后来才明白,命运在这时已经开始酝酿一场根本性的转变,只是其时人还身在山中、云深不知其处罢了。
9M9Q.x&T%@E?-iqZ5Ce01997年,在无数次的彷徨和斗争之后,我考取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全国纪检监察干部大专班,开始了两年的燕园求学生涯。正如我在另一篇文章里写道的那样:当接到北大这个当年我想都不敢想的神圣殿堂抛向我的橄榄枝时,我象一位初沐爱情的懵懂少年,逢人诉说着自己的憧憬、憔虑、喜悦和向往,当我真实地踏在了燕园的土地上时,我心中诚惶诚恐,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惶恐不是没有缘由的,面对烟波浩淼的北大学海,我显得太过苍白和渺小了,当我在未名湖畔和博雅塔旁迷失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来错了地方,面对北大我实在是太寒怆,不配做偎依的枕头,在彷惶和迷失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头扎进了北大的学海里。只可惜,时间对我来说太短了,短得令人只有叹息的份儿,加上英语的短腿,使得我在燕园只做了两年的匆匆过客,我为北大而荣耀,我更为北大而深深忧伤:北大太大,我太小,北大太深,我太浅。北大的两年,我努力学习着、快乐着,生命在这种痛并快乐中改变着,“做秘书当乡长”的人生目标悄然之间发生了转变,转变得连自己都不曾察觉。不知什么时候起,我的心中没有了一丝当乡长的念头,只想着能有朝一日成为一位学者,这种对小官吏的放弃和对大学者的追随,也许是缘自北大图书馆里记下的一句话:“官宦匆匆只十年,学问焕焕千古事”。作学问、著文章、安身立命、学著等身,这是几乎所有北大人的人生追求,尽管我只是一个带引号的北大人,但是,对“民主、科学、进步、自由”北大精神的追崇却是高山仰止,景行行至,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由于中断了整整十年的学习,英语一直羁绊着我,在北大的校园里,我空怀着一颗飞翔的心,却没有长出一对飞翔的翅膀。尽管没有长出飞翔的翅膀,但北大的两年对我书法道路的影响是深刻的,对自己人生命运的转变也是根本性的。在北大的两年里,因书法不错而担任北京大学学生书画学会的副会长期间,整理了学会建会以来的历史,创办了会刊《未名书画》。得到了北大教授陈玉龙、杨辛、葛英会、杨重光、张辛和高译诸先生的教诲及学长曹宝麟、华人德的指点。特别是杨重光先生,对我是厚爱有加,在我们选修的书法课上,当着大家的面表扬我临《石门颂》比他临得好,极大地鼓舞了我的士气,最令人难忘的是帮他举办全国第二届花鸟画展评审时的情景,让我亲身体验了一下全国大展的气氛和盛况,为我以后参加全国的书法大展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在诸位先生的教导下,我原先引以为荣的板桥体“六分半书”被彻底校正,书路又回归到了法度森严和气韵高古的汉碑上来。原先“六分半书”是对自己以前唐楷几近程式化法则的解构和重建,而其时向汉碑的回归,则是对更高层次法度的追求,这种螺旋式上升的追求轨迹暗合了书法艺术的发展规律,走上了“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的书艺循环发展道路。尽管有不少名家指点,但是对书法的学习总体上还是自修式的,对书法知识特别是理论知识的理解和掌握还是点点滴滴的,书法知识没有系统的理论构架,在书法学习的实践中常常茫然不知所措、时时困惑不已,对书法理论知识系统学习的渴望日益强烈、不可抗拒。正是基于这种渴望,加上北大两年的学习经历,我才有了到首都师大中国书法文化研究所欧阳中石先生门下耳提面命的机会。当时首师大书法所研究生课程班的入学条件是比较苛刻的,要有学士学位的要求拒我于门外,无奈之际,我以北大校友和书法爱好者的名义向欧阳中石先生冒昧致信,恳求能够入所求学,信后三天,书法所办公室的白主任来电话,说遵“先生”(书法所所有的师生对欧阳中石先生的尊称)之意,叫我到书法所面试一下,在得知我有全国性书法展赛获奖证书的前提下,破格录取了我这个大专生。朗朗青天,冉冉长者,惶惶我心啊……中国书法家网0Nl:`1Ez:mg+Q Z

2000年,寄居在清华博士楼堂弟寝室的我,开始了在首师大书法所研究生课程班的学习生涯。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得到了欧阳中石、张同印、刘守安、黄天树、卜希旸、叶培贵、甘中流和解小青诸教授的教导,对文字训诂、书史渊源、书学理论、书体字体、书法美学、书法技法和诗词歌赋等知识进行了专题系统的研究,从而全面认识了书法的文化内涵,理解了书法散舒怀抱、抒发性情、从技进乎道的艺术特质,从根本上解决了对毛笔这一农业文明产物的认知、理解、掌控和把握,进一步明确了自己人生的价值取向和终极追求。欧阳中石先生曾有句云:“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以书焕彩,赋以新机。”他把书法定位为中华民族文明的传承载体,发掘其特有的文化底蕴和艺术内涵,并倾其终身,孜孜以求,以有限的生命个体,做着无限的文明传承。令我今生无法忘怀的是,欧阳中石先生对我的评语:“其心至诚,其情若切,其字如人,孺子可教,精雕细琢,终可成器”,作为欧阳中石门下,我也逐渐理清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学术修身,文明传承,文治教化,以一个知识分子的文化良知和一个书法爱好者的一技之长,在文明传承和文治教化的长河里增添浪花,竭尽绵薄的一己之力。天道酬勤啊,很多年前自己对人生目标的疑云终于在首师大书法所欧阳先生门下醍醐灌顶、拨天见日。能进首师大书法所学习,是我人生的一大幸事,而在书法所学习的最大憾事就是不能成为书法所一名正式的研究生,而只能是一个进修生。和副所长刘守安先生的一场对话怕将是我今生最为抱憾的记忆:

*Kj?Cy[0

“小平,你年龄这么小,学习认真,专业又好,怎么不报考咱们所的正式研究生呢?”中国书法家网]K%n+]{/S1B1n

“先生,我英语不行,还是十三年前初中时学的,再一直没有接触过。”

2~gCLbNG0B0

“那有啥啊?继续学呗!”中国书法家网4jvG^[,S1CS*?

“......”中国书法家网u6C:V Y}q

人心为什么总是不足啊?为什么总是不断有新的事情让人难以释怀啊?

F q|.VW k0

和刘守安先生一样对我恩惠有加的还有甘中流先生,他老家安徽,大学毕业后在青海文化厅援边八年,后考到书法所读研,硕士、博士毕业后留所任教。中国书法家网a/DZ*}x s$~,RF)c

“小平是西宁人吗?”中国书法家网8uT'?&XEL\

“不是西宁人,但离西宁很近,是定西人。”

,Y1]Z\}l0

中国书法家网p4~P1\\-GF@
“听你说话很像西宁方言,听着比我老家的方言还亲切,西北那边的人憨厚、纯朴、豪爽,活得轻松、简洁、明快。”中国书法家网{&f%DNy*pDY

 “你的用笔还有很多毛病,对毛笔还没很好的理解和把握,你课后到我办公室来”,“去年怎么没见你?怎么不来找我啊?”

zE"I V5J5Y}x0S'w v0

“去年我就在啊,只是你还没有给我们代课,不敢来找你啊,再说我也不知道来找你干嘛啊。”中国书法家网7a0D7F7b mW

“嘿,典型的西北人的憨厚,来坐坐也好啊,何况你对毛笔还有那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你的字里面看不见笔,能找出毛笔的锋吗?”

"}@7a:L4KaA+K'D0

“我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毛病,找不出来……”中国书法家网 T$Z7T6?0{dZ

“是这样……这样……”

%pJ/gv8dfO0

憨厚自有憨厚的好处啊,正是这西北人的憨厚,给当年援边的甘先生年轻的心里烙下的是怎样的一种感恩之情啊,而这种感恩就这样惠赐到了我的身上,小平何德何能却受了如此之恩啊?在甘先生的教导之下,我深刻地理解了毛笔“唯笔软而奇怪生焉”的特性,掌握了“八面出锋”的技巧,顿悟了用刀和用笔的内在联系,从风雨苍茫的碑帖面目上,我看到了当年书写者笔墨淋漓、锋颖毕露的酣畅书写。日月如梭,光阴荏苒,首师大书法所的时光已经远去,但是,甘先生的临别勉励时时在耳 :“小平同学既有西北人的豪迈气概,又有南方人的聪颖慧质,凭着对书法的执着和感悟,必将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走出一串坚实的脚印来。”

[ k}'}"`/I}!t!i0

正是基于如斯际遇,我才开始在书法的艺术道路上,搭上了“直通车”,勇往直前。一路的汗水迎来了一路的收获,从2004年起,我的书法作品接连地入展省书协举办的各类展览,从获奖提名到优秀奖,从优秀奖到铜奖、银奖直到一等奖,一次次的进步一次次地鼓励着我, 2006年,我加入了省书协会员,同时,被选举为定西市青年书协的副主席兼秘书长。2007年我的楷书作品入展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展,一次性具备了加入中国书协的资格。我不知道我会走到哪里,但我始终能感觉到,我是朝着一个明确的目标行进着的,坚定地、坚毅地,有时候也令自己些许有点感动:当今物欲横流,能坚定地、长期地做一件事,真的是需要一些精神和毅力的……这也许就是书法的力量,魔鬼般的力量。
f5cy,?K!@,v0书法到底是什么呢?

Qok@R0

书法怕是一种宗教,是一个安放心灵的去处,一个身心极度自由的地方。这就是艺术的真谛吗?我还是茫然给不出答案。

,M#n _C W#O0


-B8y8mhZB T5e#FrCd0

中国书法家网q)BW:g`%F!Oy

和贾平凹先生交流书艺中国书法家网H,SU }+fpw9Hqv8C

 

Br,sV;c0

fDgk)O7L0a2E G#G7{@0

m6qF$v?:Y9v0

上一篇 下一篇
  • 关于我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盟方式 | 常见问题解答
  • 电子邮箱:zgsfj888@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加盟热线:13980882075
  • 中国书法家网是中国书法家协会重大书法活动、展事的网络发布媒体和合作伙伴。
  •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等十余位中书协重要领导曾为我站题词。
  • 本站利用自身网络发布的所有书法资料,包括图片、文本文件均得到书法家本人或者书法团体亲自授权,谢绝转载。
  • 冀ICP备08005847号 冀公备13020002000521号